返回列表 发帖

锐圆:从GW250骊驰变形说开去

时间:2014-8-16  文章来源: 牛摩网原创 作者:锐圆

    应邀到上海参加豪爵铃木GW250F上市和“GW250自由之旅”启动仪式,关于这款车和这个活动,牛摩网之前有报道,这次活动豪爵请来了很多媒体,还有很多自媒体,这两天各种稿件都会上线,关心的车友网友不妨搜来看看。我只谈几点感受(呵呵,有点D和国家领导人的感觉)。

001.jpg
2014-8-18 10:18


    现在行业不景气,不是今天不景气,而是不景气已经N多年了,也不是明天就会景气,估计还会不景气N多年。在这样的环境,行业老大豪爵铃木怎么应对,行业内人士肯定都关心,所以把旁观的感受和大家分享一下,再强调一下,只是个人感受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    一、一鱼多吃的平台化思维。

002.jpg
2014-8-18 10:18


铃木代表向第一位GW259F用户交钥匙



    2011年秋GW250上市以后,这两年豪爵铃木陆续推出了旅行版和炫动版,再加警车版,再加上这次“F版”,一个平台上弄出四五款车来了。在汽车行业,“平台”是指发动机和底盘,这一般大厂整出这一个平台,至少要让它在市场上存在8到10年,这个不改动,改动起来地主土豪也受不了,只改动外观内饰,车厂年年推新车或新款,其实平台是老的。

    对应的,摩托车的平台应该是发动机和车架,这个都是花工夫下血本弄好的,匹配好了轻易不动。其实行业内的通路产品也都是这个路数,只不过那几款家家都会做的发动机不好意思称作平台而已。

    GW250应该算一个平台型的产品,所以一年推出一版,如果能连续推10年,车友当然可以骂豪爵不思进取,一鱼多吃,但是站在工业制造的角度,这是本事。

    一个平台卖10年不是问题,问题是怕10年只有一个平台可卖,所以在GW250平台上市三年之后,我们期望豪爵铃木能向市场推出第二个新平台。这个新平台窃以为应该是排量在400-600cc之间,引进铃木的现成平台或者豪爵和铃木共同开发都可以,关键是必须要“尖”或者“飞”这么一手。(尖和飞都是围棋术语)以保持自己的产品线提升并向市场宣示战略方向。

    豪爵的高管私下聊天时都表示已经有这招了,只是不肯对外讲时间表或者还没有时间表。这方面的迫切性在我们看来已经是非常非常的迫切了。一方面,250排量很快就是市场主流排量了,一旦进入主流,也就等于跨入平庸,豪爵铃木如果不能给不满足250的用户提供更刺激的感受,很可能就会流失GW250用户中准备升级的用户。另一方面,从本田的布局看,本田给两个合资厂最大排量大概是300,300的楼梯已经响很久了。300排量以上的产品,本田不打算在中国投资做,从泰国假借“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”输入500排量的(据称是零关税),更大排量干脆打了关税进来。如果豪爵铃木打造一个国产化的400-600平台,不论从哪方面讲,对本田的两个合资厂(他们现在是和豪爵铃木对掐的对手)是一种战略性压迫,起码会让做本田合资厂的商家会一直眼红下去。

    二、被反向证明的厚道价格

    GW250F要上市的消息传出,市场普遍预期应该比GW250S旅行版的价格要高,旅行版的现行价格是26380元,更新款更多改进(详细情况由我的同事战车接着为您报道)的GW250F再加一两千应该是很正常的,据说有的地方的已经按27800的价格征订了,但是没想到,豪爵商务公司总经理陈义新在现场公布的价格却是25880!在大家还在错谔的时候,陈义新马上公布了旅行版和炫动版的降价信息。

003.jpg
2014-8-18 10:18


    坊间传说,2011年GW250骊驰标准版上市时,23880的价格是老板王大威在最后时刻决定的,比预计的低了两千元,这个价格是只带费用、极少摊销研发成本的价格,说白了,就是只穿内裤差一点就祼跑的价格。当然王大威第一不傻第二也不准备做慈善,他的思路是的用尽可能低的价格让这款产品具有巨大的冲击力,抢占250cc的新高地,先图名后图利,先把量做大,然后慢慢赚钱。骊驰的价格厚道也可以从反面证明:上市三年来,标准版一直没有降价,这在豪爵铃木以前的产品推广历史中是从来没有的,一般新品一到两年就会降价,到今天,GW250在仅在国内就销售了2万辆,按说摊销成本的能力很强了,但是这次炫动版降到标准版的价位,标准版依然挺在23880的价位,豪爵铃木没有传统的那种价格探底空间了。

    按照行业习惯的做法,如果第一轮推出的价格有空间,之后就是改进、增配不降价,骊驰这三年一直是改进、增配往上加,从营销的角度讲,其实是很辛苦的,很被动的。假定当时标准版定价25880,到今天F版就会以不加价的新款车面对用户。豪爵在GW250价格策略上是对是错,这个他们内部可以检讨,对用户来说,相对而言,是占便宜了。

    GW250从表面看,换了一个大包围,不管怎么说,成本还是有增加,25880这个价格,公道地讲,还是满厚道的。

004.jpg
2014-8-18 10:18


豪爵商务公司总经理陈义新宣布新车上市,2011年标准版,也是他宣布上市的。



    这里顺便顺便也聊聊骊驰和蓝宝龙隐形的价格战,骊驰的23880,这三年实际具有指数和标杆意义,蓝宝龙300最初传出来的价格在骊驰之下,有点不想撄骊驰之锋的意思,但随着蓝宝龙网络上炒得越来越热,钱江的策略调整了,直接把价格定在24800,潜台词是我比你更值价值。这次GW250F也还以其人之道,跳加1000,潜台词一模一样。

    比着涨价和比着降价都一样,比涨是突出“性”,比降是突出“价”,说白了就是对拼性价比,,核心是比“价格*销量”。

    三、“轮毂门”有了官方公开且给力的回应

    今后3月初,GW250发生了所谓“轮毂门”事件,有用户在摩托车论坛发帖,称自己的GW250前轮轮毂断裂,类似的情况不止一起,这引起了车迷网友的极大关注。

    豪爵铃木的售后服务人员知道情况后,迅速找到事主进行了善后处理,据说是给事主换车甚至退车,豪爵商务公司副总经理、负责售后的杨型东现在回忆起来,说当时“大吃一惊”。豪爵一向爱惜羽毛,何况GW250是旗舰产品,所以售后人员当时的反应可想而知。当时,网上除了声讨还有各种技术帖,对此进行分析,有一种情形现在和现在豪爵铃木公开的分析结论一致,那就是所有的断裂都是“先摔、后撞、然后断裂。”杨型东说,可以负责任地讲,没有一起是在骑行中断裂的,也不是摔倒就摔断了,我们调查的案例全部是是摔倒以后,车辆带着较大动能发生两次碰撞,而且是侧撞击,才导致断裂。杨补充说,到目前摩托车行业对抗侧撞没有规范要求。

    事后,铃木方面的技术专家对受损车辆进行了全面检测分析,认为此前GW250的轮毂无论设计和制造质量均无问题。目前,豪爵铃木出口国外的GW250在铃木方面的坚持下仍然全部使用这种轮毂。

005.jpg
2014-8-18 10:18


    国内的各版GW250,豪爵决定更换新款的轮毂。新轮毂仍然是三辐设计,只是立面的菱形更方正一些,轮辐和轮圈的接触处更圆滑一些,这样的设计使轮毂的抗侧面撞击能力增强一倍。

    我在活动中还听到豪爵技术人员私下的一种说法,在轮毂门受损的车辆检测中,日本铃木方面发现前叉也有轻微变形,说明撞击的力量很大,轮毂发生断裂从另一个方面讲缓冲了对前叉和龙头的撞击,起到了丢卒保车的作用。他补充说,关键是车友要注意安全,高速情况下发生摔撞,什么情况都会发生。

    轮毂门发生后,豪爵当时采取了紧急的消防灭火措施,把事态按了下来。事后,豪爵在摩迷网的专帖对出事轮毂的原因分析进行了回复,直到今天,有了完整的解决补救措施后,豪爵第一次公开回应此事。

    豪爵铃木的解决方案是值得肯定的:

    他们将全面更换老用户的旧款轮毂,方法是由各种经销商通知用户预约免费更换,豪爵方面特别说明,不是召回。召回是工厂自认为产品有设计制造缺陷,而用户也有义务配合,有“强制执行”的意味,豪爵铃木的把他们的回应措施称作“免费升级服务”,回避了“召回”,也可以解读为对“设计制造缺陷”予以否认。详细请阅http://www.newmotor.com.cn/html/mtxf/50191.html

    不管怎么样,最后的结果还是称得上“对用户负责”这五个字。豪爵承担了“免费升级”的巨额费用,果断地维护了自己的品牌声誉,在整个事件中,除了正式回应的时间有点长、不够及时以外,豪爵铃木的处置动作没有走样,没有计较,显示了大企业的风范。

    四、“自由之旅”:“逃出北上广”的象征意义和市场变局。

    在GW250F上市的同时,豪爵铃木启动了策划已久的“GW250自由之行”活动。这两年,各类骑行穿越活动此起彼伏,豪爵做得已经稍嫌晚了点。不过,在计划中的三次大穿越活动中,三个活动的出发点还是经过精心选择: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正是传说中白领阶层又爱又恨的“北上广”。

006.jpg
2014-8-18 10:18


    “自由之旅”说实话没有什么可说的,不过是又一帮车友在工厂的组织下玩去了。我想说说“北上广”。中国的城市化和工业化(合起来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化)改变了中国也影响了世界,但是城市化对中国摩托车行业却是一个范围越来越大的紧箍咒,城市化意味着禁限摩的范围在扩展。不过事物总是物极必反,对于北上广这样超级城市,对摩托车又有了内在的迫切需求,躲避车堵、彰显个性、到郊外体验自由……,这都刺激了摩托车的都市回归。从世界各大厂家大排量摩托车在北上广一类都市开店,到国内各厂家纷纷把特色产品的上市启动仪式放在北上广、特别是上海,处于困境中的摩托车行业似乎嗅到了点什么。

    一块上海车牌的价值超过了地球上任何一种同重量的贵金属,不过上海的政策也有其人性化和市场化的一面,这块价值不菲的车牌事实上是可以转让的,这种政策下,高价的车牌其实是一种车友向市政缴纳的一笔押金,其利息可以看成使用道路的租金。政府放一批牌,每块牌收十几万,等于有一大笔钱放在口袋里可以长期使用。发现没有,精明的上海人创造了一个多赢的局面:第一、对城市而言,摩托车既没有禁绝,也没有泛滥(这是很多城市当局和一部分市民恐惧的事情)、而是有效有计划控制在一定规模;第二、城市通过高价车牌把紧缺的道路资源租赁而不是销售给部分车友,这部分人是可以流动的,车牌说起来十几万,其实是抵押给财政,成本并不是那么吓人地高,另外,这十几万的门槛,也客观上保证了上路摩托车总体的品质和档次,也包括人的素质(这样说可能会找骂)。

007.jpg
2014-8-18 10:18


一块车牌数倍于车价



    GDP接近北上广或达到目前北上广层次的城市会越来越多,如果简单类比,如果这些城市的市长都能像上海这样开窍,那对摩托车行业意味着什么?摩托车行业本身做好了么?

008.jpg
2014-8-18 10:18


    摩托车回归城市,也许就在明天。

    再说说豪爵的自由之旅,虽然他们动作不是最早,但从路线选择和以及各种准备来看,豪爵做得是最精细的,这体现了他们一贯的作风和风格。这次“自由之旅”充满了“逃离北上广”的意涵,表达了一种象征。也说明豪爵在农村市场攻城掠地取得成功以后,对城市市场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和主动作为的冲动。话又说回来了,豪爵只凭一个GW250平台要占稳这个新市场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   对于摩旅,不论是工厂组织的小分队还是一大帮车迷在某个地点的群体汇聚,都显得做作和粗糙了一点,也许是现阶段的必然。

    现阶段还是对“摩托车生活方式”的示范阶段。工厂组织的摩旅活动,有后勤车保障,有随行的技术保障,就摩旅而言,不够“纯净”,不够原生态,所谓“自由之旅”其实是组织下自由,就和集中以后民主一样。

    车迷的大聚会,乌泱乌泱地,呼来喝去,规模可观,做为一种宣传活动或许也不错,但我想只适合做通路产品的宣传。

009.jpg
2014-8-18 10:18


    大规模长时间的摩旅固然有存在的必要,这样广告宣传意义更容易体现,但对“生活方式”而言,每个周末的短途出行也许比每年的长时间长途旅行更有味道。我曾向豪爵策划部门建议过,以工厂的财力,组织一些能写能拍的车友去寻找探求“GW250江门10个非去不可的地方”“广东10个非去不可的地方”……,然后把经验推广到全国,让更多的车友按这个模式去探寻,按图索乐,让同在一个城市甚至一个社区的骊驰车友能够一起去玩,混成一个圈子,这个对提升用户价值的更有意义。
扫描二维码关注e摩微信公众号

返回列表